豪沃驾驶室亮相第116届广交会

    望着窗外灰黑的天空,我睁着眼躺在床上了无睡意。窗帘被夜风吹得起起伏伏,一次又一次地轻抚过我的脸,今晚的风有点凉。我拉高了被子,几乎盖住半边脸。平日里一躺下就能睡着的我,在月高风清的今夜,却久久不能入眠。

    无序地回想着白天在医院里发生的一切,心乱成一团。医生的话在耳边不断地回响:“你这是多囊卵巢综合征,要赶快治疗啊,越拖越难治,结婚后还会引起不孕呢?”多囊卵巢?多么陌生的名字,我怎么会得这个病呢?一想起表现在我身上的点点滴滴的症状,月经量少、头发稀疏、体毛较密……我便谴责自己,为什么没给予足够的重视呢?现在最让我揪心的就是如何去面对健呢?

    其实,我从月经初潮开始,月经就不是很正常,每个月总会推迟十天半个月,甚至两三个月才来一次。那时候妈妈咨询了一些医生朋友,她们说是初潮的一段时间内,女性内分泌轴的功能还不成熟、不稳定,所以月经有可能不规律。

    我认为,既然这样就没必要太在意了。高中的生活很紧张,大家都埋头苦学,看着其他女生每个月都要被“好朋友”打扰,我甚至暗自庆幸,“好朋友”几个月才光顾一次,让我有更加充裕的时间学习。

    品学兼优的我终于如愿以偿考上了向往的大学。大学生活丰富多彩,莘莘学子尽情绽放着他们的青春。很快,同宿舍的女友们相继被爱情俘虏,成了有“故事”的人。而我,只有我,仍固守着自己的爱情城堡。别人都笑我眼光太高,好友桦更是坦言:“谈恋爱就是图个开心,那么认真干吗,不合适就分手呗。我a们什么都没有,但青春可是自己的。现在不挥洒,更待何时?”我只能报以苦笑。其实我心里自有苦衷,脸上的青春痘此起彼伏,一点也不美丽。这倒也罢了,青春嘛,谁都会经历。最让我难堪的是我的汗毛特别粗,又黑又密。每逢夏天,别的女生穿得花枝招展,而我却只能用长衣长裤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。谁让我是“毛孩”呢?所以我只有背负起心高气傲的罪名,收藏起苦涩的青春,沉浸在知识的海洋。直到遇到健……

    思绪越来越远,迷糊中,听到一声细小的铃声,接着又是一声——是电话铃声响了。我懒懒地伸出手,摘下电话机:“喂,找哪位?”我借着窗外微弱的光线,看看矮柜上的钟。都已经过了凌晨,真是个冒失鬼。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声音并不大,但足以让我的精神为之一振,那些刚刚到访的瞌睡虫,跑了一大半。健?我有些惊喜,但随之而来的是莫名的悲哀。

    “很想你,睡不着。真恨不得明天就和你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傻瓜,几天都等不了吗?难道还怕我跑了不成?我这么丑,跑到哪里都没人要的,就是你傻。”告诉他真相吗?我还在犹豫。

    “就是怕你跑了,未来老婆。”健还沉浸在缠绵的对话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挂断电话后,我陷入更深的痛苦。医生的话再次响起——“不能怀孕!不能怀孕!!不能怀孕!!!……”我的头越来越重,真的不愿再想下去。唉,脸上长痘痘、多毛都不是问题,但月经不正常、不能怀孕也能置之不理吗?健是一个传统的男人,我们曾无数次讨论我们的未来和孩子。可现在这一切似乎离我那么遥远。我该怎么办?告诉他?不告诉他?

    医生点评:多囊卵巢综合征的诊断让沉浸在婚前喜悦中的“我”陷入了极大的烦恼。究竟多囊卵巢综合征是一种什么样的病?有什么表现?为什么“我”没有及早发现和治疗呢?

    通俗地讲,这种病是因为月经的调节机制失常所产生的。月经的正常来潮是靠女性体内的内分泌轴来调节的,这个轴包括下丘脑、垂体和卵巢,它们通过分泌女性激素,互相影响,共同作用于子宫从而使月经正常来潮。多囊卵巢患者,由于这条生殖轴的调节功能障碍造成其体内的激素水平紊乱,如促黄体生成素大量释放,雄激素过多,雌激素异常等,继而影响卵巢不能正常排卵,如此恶性循环造成双侧卵巢增大,包膜增厚最终形成本病。因此,本病的两个重要特征就是持续无排卵和雄激素过多。这就决定了本病的临床表现是月经失调、不孕、多毛、痤疮、肥胖等。月经失调多为继发性闭经,常有月经稀发或过少,偶尔也有闭经与月经过多相间出现。“我”的发病正好处于青春期,生殖系统仍未发育成熟,排卵因此仍不规律,所以,经期一般在头几年会比较不稳定。而“青春痘”更是青春期的特产,多毛的症状也没有什么特异性,难怪会被“我”轻视,直到发生了闭经才想到去治疗,真是让人惋惜。其实,只要把这几个症状联系起来考虑,很容易就会想到多囊卵巢综合征。

    

    健就像是我心里的小虫,尽管我极力遮掩,他还是发现了我内心的郁郁寡欢。就这样,我扑到他怀里哭诉了一切。“傻瓜,又不是绝症,哭什么,有病就治,治好就能怀孕了。退一万步讲,就算你不能生,现在医学这么发达,试管婴儿技术已经很成熟了,无非是我们多准备点钱的问题。”他倒是说得一脸轻松,像是一个医学专家。但我还是不能释怀。接下来的几天,健一刻也不让我闲着,带我去选结婚钻戒,拍婚纱照,布置新房……实现了我在少女时期对未来几乎所有的憧憬和愿望。在就要到来的极大幸福面前,我暂时忘记了一切。

    我们的婚期定在1999年9月9号,取天长地久之意。那天高朋满座,宾客云集。我们终于牵手走上红地毯,深情相拥的一刻,我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宾客散去,我们终于可以在自己的爱巢尽情享受属于自己的幸福。一番缠绵悱恻后,健帮我完成了从少女到女人的成人大典。我们相依偎躺着谁也没说话,彼此都沉浸在幸福的回味中。突然,健的一句玩笑话打破了这种美好。“告诉你,今晚我原本准备穿‘雨衣’的,看来以后都不用了,真是幸福死了。”我的情绪一下低沉了下来:“不就是怪我不能生吗,何必拐这么大的弯呢?”健意识到他闯了祸,马上开始了他一贯的怀柔政策,我果然乖乖就范了,哭着骂他:“树还要皮呢,你怎么能这样揭人家的短?”看我的态度有所好转,健认真说道:“反正我们现在还年轻,事业为重,暂时也不能要小孩。正好趁着这段时间系统治疗一下,我已经查了相关的医学书籍,只要有恒心和毅力,好好配合医生就一定能治好的。”看着他坚定的眼神,我使劲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后来,我固定在一位妇科专家的门诊接受治疗,她为我采用了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方法。健无论工作再忙都会亲自为我熬药,看到他尽心尽力的样子,再苦的药我也一眼不眨地喝下去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也许是我们的诚心感动了上苍,一年半之后,我终于有喜了。健高兴得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医生点评:正如文中健所说的,多囊卵巢综合征并不是绝症,可以通过治疗达到改善症状、促进怀孕的目的。具体治疗,有药物和手术两种方法。由于本病的主要特征是持续无排卵和雄激素过多,故药物治疗就包括针对这两种特征的两个方面,即促排卵治疗和抗雄激素疗法。促排卵的目的是恢复排卵和月经,促使发生妊娠。主要是应用克罗米芬,也可配合雌激素、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等以提高排卵率和妊娠率。抗雄激素疗法是用以治疗雄激素过多症,简单的办法就是口服避孕药,也可联合应用雌、孕激素。以上治疗都牵扯到一些激素的应用,所以一定要到正规医院,在医生的指导下应用,以免发生不良反应。此外中医中药治疗本病也有一定特色,但要根据每个患者的不同情况辨证论治。如果经药物治疗无效,就要考虑手术。手术只是切除双侧卵巢的一部分,使体内的雌激素水平暂时下降,使垂体分泌更多的促卵泡素,纠正促黄体生成素和促卵泡素的比值异常,从而使卵泡发育成熟并排卵。

    最后,希望所有的多囊卵巢患者都能像“我”一样积极治疗,早日治愈,重返幸福生活。

(以上内容仅授权家庭医生在线独家使用,未经许可请勿转载。)

本文来自家庭医生在线论坛,由网友发布,本站仅引用以提供参考,不代表本站赞同文章的观点。如您认为本文在内容和知识产权上侵害了您的利益,请与我们联系:020-37617988 。

合作
机构
友情
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