豪沃驾驶室亮相第116届广交会

  相关资讯:

  专家6年检查3万人 从未见过“阴滋病”

  卫生部、权威专家回应阴性艾滋病疑云

  专家称“阴性艾滋病”是恐艾症 多有一夜情经历

  江苏所谓阴性艾滋病并非艾滋不具传染性

  阴性艾滋病为何疑云不散——

  心理状态影响人的免疫系统

  为什么有那么一批人,被定性为“恐艾症”后、在获知美国并没有查出“新病毒”后,仍坚持认为自己患上了比艾滋病更为可怕的“阴性艾滋病”?

  他们坚持有病的原因,是躯体确实有疾病症状,他们不知,其实,他们患的是 “国际疾病和相关健康问题分类”第十版疾病分类中的“躯体化障碍”、“疑病症”。

  采访专家:南京中医药大学心理学院 杜文东教授

  1、血样送到美国没有查出新病毒

  现在全国至少有六省市共数千人(江苏7位),坚信自己患上了“阴性艾滋病”。

  “阴性艾滋病”,是指自称染上了艾滋病病毒,有与艾滋病感染极为类似的症状,但经过多次HIV(艾滋病)检查,均显示阴性,因此认为自己感染的是变异的艾滋病或可怕的未知病毒——一种无法检测的、可以唾液传播的、攻击人类免疫系统的类艾滋病病毒。

  个案——

  (1)港人汪先生(个案均为化名),30多岁,2009年,与妻子吵架,愤而离家,与香港女网友发生了一次无保护措施的性行为,担心自己感染性病,到医院进行多项检查,均证明没有感染艾滋病或性病。

  但是,去年十一月,他开始出现全身乏力、淋巴肿大、舌苔长出绒毛、肌肉跳动及关节离奇作响等症状,抵抗力不断变差,体重急跌七八磅,多次求医,找不出病因。

  最近他怀疑将病毒传染给妻子,因为其妻长期出现咽喉炎、腹泻及肠胃胀气等症状。

  (2)广西姜先生,26岁,去年七月一次召妓时安全套穿洞,翌日病发,出现腹肠作响、恶心,其后皮肤出现红疹、四肢乏力、胸口闷、心悸及关节响等。他花上一万元作身体检查亦找不出问题。疑因同桌吃饭将惊世病毒传染给三名同事。

  (3)安徽黄先生,2008年在巴士上疑被“针”扎了一下,一星期后出现盗汗、恶心、反胃、淋巴肿痛的情况,体重急跌十五公斤。虽然艾滋病测试呈阴性,但病情始终没有好转。怀疑已将不明病毒传给妻子、哥哥、嫂嫂。

  (4)黑龙江人章先生,2007年,光顾色情场所,被一名突然闯进的妓女用舌头舔了左胸一下,他立即清洗了口水,但翌日却感冒发烧,并陆续出现低烧、腹泻、牙龈疼痛等病征。一个月后身体出现莫名红点。三个月后患上脑膜炎。他曾在三个月内接受七次艾滋病测试,并进行多项身体检查,均未知病因,担心会传染家人而离家独居。

  (5)上海林先生,其母2008年在医院输血后,相继出现盗汗、手脚麻木及出皮疹等症状。后来他在一次母亲受伤的意外中沾到母亲的血,两周后,林忽然全身淋巴肿大、皮肤出现大块血斑、肌肉有不寻常的虫爬感。2009年初,晕倒在上班的路上。经八次艾滋病的检测均为阴性,其他检查亦未能查明病因。

  6日,卫生部新闻发言人邓海华表示:根据调查,目前可排除自述疑似艾滋病感染人群感染艾滋病毒;中疾控将血液标本送美国相关实验室检测,其结果是:已经检测的样本艾滋病抗体均为阴性,尚未检测到相关致病病原体。

  因此说,“阴性艾滋病”只是恐艾症状。

  但是,检测结果和初步结论没有得到该人群认可。他们异口同声地说:“我们经过多次艾滋病测试,已完全脱恐。但如果说没有病,为什么症状还是不退呢?”

${FDPageBreak}

  2、心因性“躯体障碍”很常见

  让他们坚持有病的原因,是实实在在的“躯体症状”,其实这种心因性的“躯体障碍”很常见。

  个案:警察让一位母亲去辨认一具女尸,看是否是她前几天离家出走的女儿。她就在发现那女尸穿的衣服就是自己女儿临走前穿的衣服时,立刻晕倒了,醒过来后,她发现自己的双腿不听使唤了——瘫痪了!

  个案:女,13岁,因哮喘发作住院。她已哮喘发作好几天,门诊用数种药物解痉平喘治疗无效。入院时神志清晰,呼吸深慢、胸廓起伏明显,随着呼吸弯腰伸颈。体格检查无紫绀及鼻扇,肺部听诊无哮鸣音。详细追问病史,父亲刚去世不久,原与父亲比较亲近,生活上依赖性较强。

  个案1的瘫痪和个案2的哮喘,均是心因性的“躯体形式障碍”。

  躯体形式障碍,是“国际疾病和相关健康问题分类”第十版(ICD-10)及“美国精神病诊断与统计手册”第四版(DSM-IV)中一个疾病分类。

  其临床特征是:病人主诉一种或多种躯体症状,但规范的治疗常常不能解决患者的病痛。

  世卫组织统计,全球约有10%的人存在心理问题,其中躯体化障碍的终身患病率为0.2%~2%。

  其病因为何呢?心理学家解释——

  是个体在心理应激反应下,当情绪不能正常地从言语和/或行为方面发泄时便被潜抑下来,而以“器官语言”的形式表现出来,这就形成躯体化症状。这种躯体不适和症状不能用病理来解释。

  患者用躯体化症状置换内心不愉快的心情,如,表达了某种想法和情绪,或者减轻了由某种原因造成的自罪感,等。在潜意识中,他们感受到了患病的好处,躯体化的疾患行为维持下来成为慢性躯体化障碍(并非有意伪装,一切都是潜意识中的行为)。

  换言之,“躯体化”在潜意识中,成为病人对付心理、社会各方面困境的一种方式,是退行到儿童早年的方式。

  个案1的双腿瘫痪,客观上冲淡了让她难以承受的丧女之痛;个案2的哮喘,冲淡的是她的亡父之痛。

  “恐艾症”呢?很多患者起因于不良性行为,在一时冲动之下有了越轨行为,冷静下来后,必然会面临道德层面的自责,而“患病”,在一定程度上会减轻罪恶感。

  “躯体病”更多的是“恐艾心理”的转化。但是,“躯体病”的本意是想减缓患者对可能感染上艾滋病的恐惧,没想到却因“躯体病”,让其产生了更大的“恐艾心理”,这却是人在进化过程产生的这种“自救方式”所始料未及的。

  而更大的“恐艾心理”,又转化形成了新的“慢性躯体化障碍”。

${FDPageBreak}

  3、心理和生理是个统一体

  “情绪”为何能够用“器官语言”的形式表现出来?

  原因是,人是由躯体和心理组成的统一体。在这个统一体里,神经、 免疫和内分泌系统各自内部均存在正负反馈性调节机制,由此各系统的功能活动方能协调、准确而精细。但是,在病理条件下,某些反馈机制可引起机体较严重的损伤。

  个案1:有一位母亲,其儿子弱智。儿子60多岁时,她已90多岁了,她知道自己一死儿子就没人照料了,潜意识中,她认为自己不能死,所以精神头挺好,每天忙碌着,为儿子洗衣做饭。有一天儿子不小心掉河里溺死了,第二天老母亲也在睡梦中平静地离开了人世。

  儿子溺水身亡后,老母亲的潜意识中已失去了活的意义,她的死,是心因性的。

  个案2:有一位小战士患癌症住院,一开始不知道自己患的是癌症,每天乐呵呵地扫地,学雷锋,医生对他的康复怀有很大信心;但当他无意间知道自己的病情后,立刻躺倒了,一个星期后病逝了。

  癌症是消耗性疾病,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夺命,小战士的死,是被癌症吓死的。有资料说明,“80%的癌症患者被吓死”的。“恐艾症”的“躯体形式”,就是对艾滋病巨大的恐惧,引起的某些反馈机制的结果。

  “恐艾症”患者一般都有“高危行为”,或疑似“高危因素”。

  港人汪先生和广西姜先生是不良性行为;安徽黄先生疑被“针”扎了一下;黑龙江章先生被妓女用舌头舔了一下;上海林先生是意外中沾到了病人的血等。

  由于对感染艾滋病途径的一知半解,他们均以为自己被感染上了艾滋病,由此心理上产生了巨大的恐惧!

${FDPageBreak}

  4 恐惧调动了“器官语言”

  情绪是如何调动“器官语言”的呢?

  很多患者是在“高危行为”和“高危因素”的第二天就出现了躯体障碍,这是为什么呢?

  因为心因性的躯体障碍,又叫应激性躯体障碍,即应激事件一发生,就激活了“丘脑—垂体—肾上腺皮质轴”,随之影响到内分泌和免疫系统,躯体症状就出现了。

  (1)心律失常

  主述症状:心律失常、盗汗、心悸、出汗、颤抖、脸红等。

  出现这些症状的原因是什么?

  这是“躯体形式的植物功能紊乱”现象。因为在应激状态下,中枢神经系统引起的反应(如巨大恐惧引起的反应),最终能激活“下丘脑—垂体—肾上腺皮质轴”,进而激活“交感—肾上腺轴”,交感神经功能紊乱,持续兴奋,就会产生“心律失常”等症状。

  (2)肌肉疼痛

  主述症状:肌肉跳动、肌肉有不寻常的虫爬感及疼痛、全身乏力、手脚麻痹等。这又是为什么呢?

  原因是,丘脑—垂体—肾上腺皮质轴被激活后,肾上腺素、儿茶苯胺等激素分泌增多,这些激素有增强肌力的作用,这些激素最终要通过肝脏来代谢掉,但是因为分泌得过多了,肝脏无法将其完全代谢掉,代谢的中间产物滞留在肌肉中,就造成了疼痛、蚁爬等种种症状。

  (3)各类炎症

  主述症状:关节离奇作响及疼痛、全身多处淋巴肿胀疼痛、咽喉炎 、牙龈发炎、口腔溃烂、白色念珠菌感染等。

  关节离奇作响及疼痛等,属无菌性炎症。它的发生和免疫功能紊乱有关。

  牙龈发炎等,属有菌炎症。我们都有劳累了,着急上火了,造成免疫力低下,而牙龈发炎的感受、恐艾症引起的有菌炎症,同样是精神因素引起的免疫力低下的结果。

  (4)腹泻厌食

  主述症状:腹泻、肠胃胀气、厌食、口干、迅速消瘦等。

  怀疑自己感染上艾滋病的人群,往往整天处于恐惧和焦虑之中。长期的神经紧张(如恐惧、着急),极易引起内分泌和植物神经系统的紊乱,进而导致上述的种种症状。

${FDPageBreak}

  5、患者可能有疑病性人格

  “恐艾症”者,也可能是疑病症患者或具有疑病性人格的人。

  疑病症,又称“疑病性神经症”,是对自身感觉或征象作出不切实际的病态解释,致使整个心身被由此产生的疑虑、烦恼和恐惧所占据的一种神经症。

  它和“躯体形式障碍”一样,也是“国际疾病和相关健康问题分类”第十版(ICD-10)及“美国精神病诊断与统计手册”第四版(DSM-IV)中的一个疾病分类。

  据国外报道,“疑病症”约占各种疾病的1%。

  个案:南京一位女警察在办案过程中沾上了疑似艾滋病病人的血,当时她很紧张,但做过有关检查后,证明她没有感上艾滋病病毒,她的心情随之释然,又热情地投入到警务工作中。

  其实我们每一个正常人在某一时期也会过分重视自己的健康,对不严重的普通疾病或不适感产生疑惧,出现疑病观念,如哪里出现了肿块就会怀疑是不是癌症等,但经检查证实无病,给予适当解释后就会放弃疑病观念。

  为什么疑病症患者,如“恐艾症”患者却会反复就医,医生的解释和客观检查均不足以消除其看法,仍坚持自己有病呢?

  这可能和患者有着疑病性人格有关。很多患者病前的个性,是敏感、谨慎、多疑、主观、固执、自我中心、自怜和孤僻,或是要求十全十美的等。

  疑病症患者肯定有躯体症状,如舌苔发白、局部红疹等,这些症状往往也都是由心理焦虑或抑郁所继发的,是情绪调动的。

  “恐艾症”如何治疗呢?心病当然要心药治。其治病原则:心理治疗为主,药物治疗为辅!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合作
机构
友情
链接